资金 安全

万创娱乐:游戏主播“熊猫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6-07 13:09 文字:【 】【 】【
摘要:万创娱乐:游戏主播熊猫离场:主播困境无人怨 烧钱不止几时休招商主管(QQ:85280) 城圣娱乐 直播平台目前仍然处于一个烧钱的阶段,虽然各大平台的活跃用户非常多,但却很难取得

  万创娱乐:游戏主播“熊猫”离场:主播困境无人怨 烧钱不止几时休招商主管(QQ:85280)城圣娱乐

注册

登录

  直播平台目前仍然处于一个“烧钱”的阶段,虽然各大平台的活跃用户非常多,但却很难取得实质性的盈利。

  此时,距离王思聪在《英雄联盟》四周年庆典上宣布担任新成立的熊猫直播CEO,仅过去不到3年半的时间。就在2018年,熊猫直播就屡被爆料资金断裂,创始人王思聪撤资,接受腾讯“虎牙联合投资”正在寻求买手,作价30亿元人民币等等负面消息。

  2018年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关于“直播行业要凉了”的声音此起彼伏。在王思聪30亿元贱卖熊猫直播,虎牙和映客相继上市,以及斗鱼主播相继离场的背景下,直播行业开始走下坡路。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网络直播已经进入转型调整期,多家直播平台宣布关停,用户大规模流失。截至2018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3.97亿,较2017年底减少2533万户,用户使用率为47.9%,较2017年底下降6.8%。

  “烧钱”并非长久之计,而如今资本退潮,红利消失之后,直播市场的洗牌或许将会是一种必然。熊猫直播倒下后,其他的直播平台将何去何从?直播行业的未来将如何发展?

  “在入职两周年的日子说再见,只想记住那些像草叶上闪着晨光的露珠一样亮晶晶的时刻,愿你睡后只有好梦,小熊猫。”3月8日,前熊猫直播员工小琼在自己的朋友圈写下了这段感言。

  3月7日,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公开发布“22个月没融到资,解散员工”的消息,大量主播前往北京总部讨要工资;3月8日,熊猫直播官方微博证实倒闭传言,开始关闭服务器,下架苹果商店APP。张菊元在内部信中表示,从2017年5月最后的融资消息之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在过去两年时间中不断地尝试,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拟定多种方案,最终还是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其后,熊猫直播发布官方微信称“熊猫直播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流浪”由此成为所有熊猫主播的宿命,并夹杂着复杂的感情。几乎所有的大小主播,都在直播平台与粉丝告别。人气主播沈子涵甚至亲自赶赴北京,与超管及直播粉丝告别。而两个月前,她刚在1月20日的年度星光盛典上,获得“辉煌巨星”年度冠军。

  “实际上我们有一大部分员工春节前就离职了。”在采访中,前熊猫直播市场部的员工何明告诉《商学院》记者,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熊猫直播内部就人心惶惶,不少人也陆续出走。事实上,熊猫资金链断裂的传言从2018年6月就开始传出。8月,有传闻称熊猫直播准备以30亿元“卖身”。10月,熊猫直播前副总裁庄明浩曾表示,熊猫直播陷入资金危机,目前尚未有一家机构确定投资,找融资较为困难。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年11月到2017年5月,熊猫直播共引进了5轮投资,背后金主包括乐视、360、真格基金,融资总额保守估计超30亿元,估值接近百亿元,其创始人是王健林之子王思聪。由于王思聪的高关注度,熊猫直播也一度成为成长速度最快的直播平台之一。不可否认的是,熊猫直播也是在当时的“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仅次于斗鱼虎牙的第三大平台。王思聪也在熊猫直播间豪掷百万送主播,高价签约PDD、尹素婉等主播。最辉煌的时期,熊猫直播基本上在所有的热门游戏领域都拥有大神级主播。

  “直播平台目前仍然处于一个‘烧钱’的阶段,虽然各大平台的活跃用户非常多,但却很难取得实质性的盈利。” 互联网行业观察员钱皓指出,特别是熊猫直播在刚刚创立的时候,凭借王思聪的名气再加上大肆挖角知名主播,熊猫直播迎来了飞速的发展,但是之后他们在品牌建设和主播运营上面投入的不多,从而导致熊猫直播的用户与平台之间黏性不够,很容易转移去其他平台。速途网执行总编兼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指出,除了融资问题,熊猫直播对签约主播的管理松散,公司运营策略也存在漏洞。在此情况下,熊猫直播的活跃用户数量也开始走下坡路。极光大数据显示,2017年12月,熊猫直播日均活跃用户数为260万,到2018年同期,该数字下跌到230万户。

  “2018年以来,以‘烧钱’为主要特征的直播行业迅速进入残酷的洗牌期。疯狂‘烧钱’过后,熊猫直播最终还是倒在了融资的路上。”钱皓表示。

  “从直播平台的运营上来说,资金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因为‘烧钱’力度不足被淘汰,熊猫直播不是第一家,亦不是最后一家。”丁道师坦言。

  直播“烧钱”早已不是秘密。很多平台不惜重金邀请明星和网红为其站台,若要签约知名主播,直播平台需要支付高额的签约费,一旦明星资源流失,平台将受到较大冲击。除此之外,直播也面临着“带宽”的巨大成本和压力。据此前媒体报道,以最低码率800K来计算,一个同时在线百万用户的视频直播平台,每月仅带宽费用就高达3000万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烧钱”严重,但当前大部分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仍然较为单一。例如2018年第四季度,虎牙总营收为15.05亿元人民币,利润为1.67亿元,连续五个季度盈利。其中来自于直播的收入为14.42亿元,广告和其他收入仅为6310万元。2018年全年虎牙流媒体直播业务贡献了44.43亿元收入,而广告和其他收入为2.21亿元。

  “在直播平台红利减少的情况下,直播平台的‘烧钱’大战可能并不是长久之计。直播平台的出路在于积极探索多元化盈利模式,即由‘烧钱’模式向可持续发展和差异化的模式转变。”钱皓表示,“通过烧钱模式抢夺优质的内容,网络直播平台就难以赢得市场份额,弄不好会引火烧身。‘烧钱’模式需向可持续发展和差异化的模式转变,否则只懂‘烧钱’不懂盈利模式注定亏损”。

  丁道师指出,直播行业经过洗牌之后,格局愈发明朗,资本不再会分散尝试,而是把资源集中在头部,这也就更加剧了两极分化。对于直播平台而言,主播、资金等资源的流失,便意味着用户的大范围撤离,资源无法盘活,直播平台便失去了自我修复的能力,但带宽、运营等成本却无法相应减少,整体便处于不断消耗的状态。

  随着洗牌的进一步加剧,各直播平台也将面临进一步的竞争压力,后续能否还有异军突起的机会,还要看是否还有平台能够找到新的突破点或者良性健康的盈利模式。

  “反正没人管我们,我们也找不到任何负责人。”来自湖南的主播小昭在微博上抱怨。

  “被晾着”如今已成为多数熊猫主播的状态。2016年5月,小昭进驻熊猫,在教舞蹈的空闲之余,其主要通过唱歌获得打赏。“我现在都是做最坏的打算,就想知道一个回应,到底是什么情况,毕竟连超管也辞职了。”

  焦虑、疑惑,在经历3个多月,甚至更长时间的等待后,终于凝结成一个答案——熊猫直播倒下了。

  在熊猫直播倒下之前,曾经的人气主播们也都早已相继出走。熊猫曾经最有人气的主播PDD于2017年12月停播之后就淡出了观众的视野,2018年末在微博上承认与熊猫之间“有一些不大的债务纠纷”。2019年3月8日熊猫直播关闭服务器的当天,已经一年多没有直播的PDD在熊猫直播的房间更名为“全完了”,之后的去向想必也十分令人关注。

  2018年初,熊猫直播上线之初重金挖来并培养的主播周二珂回到了斗鱼进行直播,若风在2018年末合约到期后宣布停播并在随后进驻了腾讯旗下的企鹅电竞。刘杀鸡、风行云则在2019年初跳槽至虎牙直播,其中刘杀鸡离开熊猫跳至虎牙还引起了不小的纷争。

  近年来,游戏直播市场的热潮让人气主播在合约期内跳槽几乎成了常态,也因此让几家直播平台所在的武汉、广州、上海、杭州等地的法院接到了大量的主播违约诉讼。此前风行云从斗鱼跳槽熊猫就被法院判处赔偿斗鱼的经纪公司192万元违约金。当初从斗鱼跳槽至熊猫的一众炉石主播如星苏、Sol君、囚徒等人也付出了不等的代价,比如囚徒在2018年末的直播中就讲述了自己因为跳槽而被法院判处赔偿斗鱼720万元的过程。

  “随着游戏直播平台大战的硝烟逐渐散去,直播平台之间的这种互相挖角行为可能也将成为历史。”丁道师指出,最显著的标志就是坐拥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大游戏直播平台的腾讯已经开始利用自身的资源对游戏直播平台进行整顿。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一大波直播平台全面开花。如今,直播行业在过去两年增速下滑。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与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2019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中,由于短视频的冲击,直播APP用户增速出现明显放缓,加之2018全年主播总数的降低,直播行业的未来或许会出现更加精细化的运营,更加集中化的格局。

  对于直播平台的颓势,钱皓指出这其中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直播行业整体开始走下坡路,自2018年开始趋于平静,也不再受资本市场热捧;另一个是随着快手、头条系等短视频APP的快速崛起,直播市场整体用户流量被吸走了相当多的一部分。”

  熊猫直播的落幕最终让我们开始重新观察和反思直播行业,对于直播未来的走向同样开始有新的思考。在远离了资本的推动、巨头的拥抱之后,直播开始回归理性。那么,直播未来的道路究竟在何方呢?

  “未来的直播一定会向专业内容、垂直领域内容发展,已经成为业界最大的发展共识。”钱皓指出,当资本不再加持,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红利不再,未来的直播将会真正回归到内容本身,通过内容的精细化运作来找到新的突破口和变现方式,获取流量不再是唯一需求。以内容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直播的未来将会开启一个全新的发展新阶段。

  “当直播行业的发展进入到深度洗牌期,我们或许应该告别唯资本至上的发展套路,正视直播行业的发展回归到商业本身。”2019年直播业将发生怎样的变化?钱皓认为,原有模式肯定要改变。此外,不在头部的平台将变得非常危险。直播平台要活下来,就要尝试寻找自己新的赢利点和模式。

  当行业的风口不再,一切回归本真,或许只有那些真正能够遵循商业规律的直播平台,才能在洗牌日渐明显的直播当中生存,找到真正适合直播行业的康庄大道。

相关推荐
  • 首页[鸿云娱乐平台]首页
  • 宗盛娱乐:熊猫直播一姐来
  • 摩臣注册*首页:主播技术龙珠直
  • 诺亚娱乐:主播穿日本军服
  • 首页*乐尚娱乐*注册:月活16
  • 佰胜娱乐:关于在vr技术
  • 首页:名鸿娱乐挂机:首页
  • 全球通2娱乐:战旗tv主
  • 星恒娱乐:娱乐八卦花椒主
  • 万盛注册:熊猫直播关闭后
  • 地址:重庆市城圣娱乐资讯有限公司
    电话:023-67852335
    联系:招商主管
    主管:85280
    邮箱:835008@qq.com
    网址:http://www.curdr.com
    Copyright © 2012-2019 首页-「城圣娱乐」-首页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
    背景
    客服QQ